专业的呼叫中心服务商
       
      (一)融入
       融入是自我个性的框架标准,是我们定义自己的背景,融入是个体关于群体生活的话题。我们的融入关系是一种关乎社会存在的关系,这种关系将我们和所有那些我们可能没有注意到,但是他们确实存在,并且因为他们的存在造就了我们存在的意义的人们联系起来。
        融入是其他关系赖以生存的土壤。我们与他人之间的联系总是存在于一个有意义的文化背景之中,这种文化背景形成了一个相互依赖的网络,同时也是诠释我们经验的大辞典。
        身为社会化的生灵,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有社会背景的地方,去加入一种文化,使我们的个体经验和不断发展的人类故事紧密结合在一起。
        如果这种融入和我们自身整合得稳定良好,那我们就会身在其中,却感受不到它的存在。我们属于这个世界,我们与这个世界紧密相连,我们就在这个世界里面,而这个世界也存在于我们自身当中。
        我们作为儿童的融入是因依恋而产生的。那些与我们生活在一起的人、我们最早的照料者限定了我们将来在这个世界上会是什么样子的。
        直到青春期我们才发现,在我们所融入的群体中总体上不被接受的价值观与态度是不能容忍的,而且也是无法评价的。融入过程经常由于这种发现而开始和依恋分道扬镳。因此,同一性形成的过程给予青少年一种选择他们愿意和谁携手并肩作战的机会。
        在群体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的举动是在童年中期就已经开始并延续至今的。儿童甚至在迈入青春期之前就开始建立他们自己的融入群体,学会根据这些标签来彼此识别,同时也开始了“党同伐异”的演练。
        由于青少年所选择的融入背景与他们童年时大相径庭,因此,可能会编织一个更为复杂的关系网络以维持新的融入和原有的依恋。对于父母而言去理解青少年把融入从依恋中分离出来所导致的极大紧张状态是相当困难的。
        青少年可能会体验一种新的归属感,一种在一些想法相似的群体中,和朋友或有着令父母费解的吸引力的群体在一起,拥有某种“身份地位”的那种独一无二的感觉。然而,这些青少年可能并没有减少他们对于家庭的“依恋”。
        融入实际上是提供了同一性,而不是去探索同一性的工具。
        在学习语言这第一种融入行为时,我们就将自己心理状态的表达和此前就存在的共性问题联结起来了。此后如何沟通,都是我们与文化相联结的标志。
       为一个社会网络所融入就是感到被吸纳,分享特色,成为一个样子,同时要放弃些个性化的东西以便于相互之间的联系。
        要把自己融入进去,我们必须要学会除语言之外的社会习俗惯例,如风俗、道德、举止等。我们要掌握这些,使我们的行为举止符合我们所在的群体需要。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 Hans Christian Andersen))关于丑小鸭的寓言故事说明:在一群鸭子当中,天鹅就是被诽谤和排斥的对象,然而当和其他天鹅在一起的时候,它就被理所当然地接受了。所谓融入就是夹杂在其他天鹅之中的另一只天鹅。
        如果我们没有被融入,就会冒被隔离或者排斥的危险。一旦被社会隔离,我们将无处立足。
        在群体生活中,被包含与个性化之间总存在着一种张力。我们需要成为所加入群体的一部分,但是又怕身在其中迷失了我们的个性。而同时,我们也怕过于个性化以致失去了与群体之间的联系。文化会对个体有所要求并对那些未加验证的个性予以压抑和制止。在这种交换的过程中,它维持人们的团结一致,也为人们的行动提供规矩和措施。
        一个人如果没有融入其他人中间,那么这个人就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而如果融入过量则会导致盲从。
       (二)照顾
        我们需要被抱持不至摔落到地上;我们需要来自他人的支持和鼓励;我们需要他人是可靠的依恋对象,当我们处于困境中时,他们会“在那里”等我们:;我们需要他人发现并使我们确认,帮助我们构建我们的现实感。我们需要他人将我们的理想具体化,激励我们并帮助我们学会如何成为理想之人。要满足这些需求,我们所拥有的就是他人。作为回报,我们也会出于自身的需要和能力,尽我们所能提供这样的帮助来关心照料他人。与其他的关系维度不同,照顾是主动的。我们将自己提供出来满足别人的需要。
        婴儿的无助使长期的照料成为必然。我们都需要照顾,在要儿期和老年期是这样,在成年期也是如此。不仅如此,我们都需要照顾他人,人类对于照料和提供关系的需求,也反映了我们需要感到自己被他人所需的需求,被需要是最强有力的人际关系之早期儿童就开始尝试关心他人。从儿童期开始,但尤其是在青少年期,发展中的年轻人在操场上和同伴之间上演着与关心议题的斗争:接纳和排斥、有回应的、公平、有帮助、善意等。关心他人就是部分地被另一个人的需要所拥有。
        从本质来说,照顾在我们之间建立了联系。当我们照顾他人的时候,我们会把他们的需求和我们的需求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我们也会分享他们的生命。因此,我们就扩展了自我。
        照顾是困难的,因为它需要不同种类的共情。首先,我们必须查明我们想要表示关心的这个人需要的是什么?他们能接受的是什么?然后,我们必须体验到一种共情,在这种共情中另一个人的焦虑会成为我们自己的焦虑。当我们感到在关心他人的时候自己能感受到他们的困境,如果他们是伤心的,我们希望能够帮他们恢复平静;如果他们的情感是中性的我们希望能够在他们的内心唤起快乐。由于情感的协调性,他们情感状态的变化会引起我们自身情感发生相应的变化。它使我们需要将自己的情感状态与另一个人结盟。
       如果我们是好的照顾者,我们可能不得不抱持并包容某个人。
       如果我们致力于照顾他人,我们就要承受必要的痛苦。
       照顾过多就是在冒过度自我牺牲的风险;照顾过少会引起内疚并会被扣上自私的冰冷帽子。

上一篇:人群共同性与共鸣的发展过程 下一篇:人际冲突的过程、实质及根源

专业的呼叫中心服务商
访问手机版
微信扫一扫

专业的电话呼叫中心 系统服务商
全国统一热线:028-83110277
地址:中国·成都隆鑫九熙广场3期1栋2203
Copyright © 2002-2016 呼叫中心 蜀ICP备11025024号-1 24小时客服专线:028-83110277 65929777 网站地图